<menu id="ea0om"><strong id="ea0om"></strong></menu>
  • <menu id="ea0om"><tt id="ea0om"></tt></menu>
    揚子江

    揚子江 (2020年05期) 電子版

    類型:雙月刊  類別:文學小說
    《揚子江》詩刊是江蘇省作家協會主辦的大型原創性漢語詩歌雙月刊,創刊十余年來,贏得了海內外詩壇的廣泛贊譽,為詩歌愛好者推崇...     展開
    原價:¥15.00   促銷價:¥9.00
    • 促銷信息
    • 全年訂閱更優惠!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目錄
    開卷丨靜物素描(組詩)
    李檣,中國作協會員,《青春》雜志主編。大學期間開始發表詩歌、小說,曾與友人創辦《中間》(民刊)、“他們”文學網等。作品散見《綠風》《詩歌報月刊》《詩選刊》《揚子江詩刊》《詩刊》等。著有長篇小說三部。 靜 謐 整座森林,沒有一片葉子在動 所有...
    開卷丨日常生活中的詩情
    將李檣近期的詩作仔細讀過去,總覺得他是個矛盾的人,出入于詩里詩外,有著許多說不清的糾結。 我在他的“寫在雙胞胎兒子十二歲生日”組詩上盤桓流連了很久,這是一組有關故鄉、親人的作品。說實話,這樣的作品,特別是這樣的寫法現在已經不多見了。顯然,作...
    詩潮丨冬天(組詩)
    望遠鏡 一團巨大、沉重如云朵般移動的東西 在望遠鏡里,讓人窒息 一本書在另一座城市,但是用望遠鏡你也能讀到 甚至還能隱隱地看到地平線處一道 明顯的界限 沒有人在那里行走。你也只是喝著茶 聽一只狂怒的猛虎在望遠鏡里面吼叫 視野,也是一種安排,...
    詩潮丨枯坐(組詩)
    秋天到了 秋天到了,萬物都會有 一個好的結果,盡管有些事物 并未長成你想要的模樣 但它不應該還在掙扎 還在火車站锃亮的通道徘徊 秋風吹拂,它在凈化和過濾 淤塞的內心有突然被掏空的松弛感 樹葉落下后,林中小屋 屋頂紅色瓦片慢慢顯現了出來 火車...
    詩潮丨時光(組詩)
    沒有影子的人 陽光下,我驚愕地發現 他是沒有影子的人 在所有的影子移動的地面 他躲在后面 我于是知道 黑夜里我們聽見的 只是他一個人的聲音 多余的聲音被黑夜湮滅 在沒有他的時候 我突然發現了他的影子 沉默地跟在我的身后 用我的聲音和所有人打...
    詩潮丨風景速寫(組詩)
    重 疊 好幾次,深夜醒來時,以為 自己還住在三十年前的屋里。 窗外的雨,與當年讓我驚覺的雨 重疊為堆滿瓦片的屋頂。記憶 水流一樣沿斜坡,沿瓦片間的凹槽 流淌而下,注滿空寂如缸的心。 那時,我喜歡聽雨水滴落在缸中的聲音, 像是某種有節奏的叩門...
    詩潮丨分行的散文(節選)
    五二三 “最偉大的詩人都這樣, 要么被城里最有見識和智慧的人欣賞, 要么被窮鄉僻壤對著天空出神的人喜愛。 另外的洞穴、客廳和餐桌,多的是油漬和水印?!?“它是蚌。關上城門就是堅不可摧的城。 強力和溫柔都叫不開它的名字。 一折就斷的花??瓷先?..
    詩潮丨舊木亭(組詩)
    冠佩的下午 學習一種全新的技能并不難 關鍵要有一個稱心的工具 她豎起柴刀,晃了晃 經過溪流水聲的滋潤 刀刃上的寒光,像十二月的湖水 樹皮成片落下那么心甘情愿 晚風從兩山間的縫隙里吹來 剛好吹到我坐著的石頭上 山鳥在暗暗提醒 這個下午比你之前...
    詩潮丨我夢見腳在河流里行走(組詩)
    人有時用到一支蘆笛 人有時用到一支蘆笛 也許它已破舊 也許它獨居寓所 也許它再不能發出聲音 但人有時要用到 冗長而又凄涼的故事 你讀不到卻可以聽到 蘆笛會有這樣的故事 過去人們將蘆葉卷起 用它吹去靈魂的灰塵 孤獨時給你聽過 在沉默的北方給你...
    詩潮丨燈火的交談(組詩)
    短 歌 一只獅子,頭拴朝霞的圍巾 過海而來 而佛陀,剛好在溪邊洗腳 此時大地起身—— 世界分開 天空回到天空,塵世歸于塵世 霸王嶺之夜 夜色涌起,從幽暗而深邃的山谷中涌起 從世界的邊緣,從邊緣的邊緣,從沉默中涌起 我不前行,也不后退 我不驚...
    詩潮丨極其簡單的生活(組詩)
    我到處找詩 我到處去找詩。到處翻房間里每一個角落 拉開抽屜。櫥柜。拆開所有的紙盒 打開冰箱 任何一個可能隱藏秘密的地方 我都去翻找 到了一座公園。我四處去看灌木花叢中 到底有什么,水塘里扔進一塊石頭 魚群驚叫著 回聲在空中傳來一陣漣漪 大街...
    詩潮丨獻詩或挽歌(組詩)
    米拉波橋 ——給策蘭 從米拉波橋上走過, 我看見時間不是流水,而是橋和橋欄。 這些凝固的物質,比記憶更不朽。 它們記得一個人的投河,因此沉默著。 它們提供一個死亡的 緩沖高度并 記下一個人的忌日,因此沉默著。 它們蔑視流水仿佛一個人生前曾蔑...
    新星座丨禮物(組詩)
    茱萸,本名朱欽運,1987年生于河北邯鄲,現居江蘇蘇州。 禮魂:觀《屈原》音樂劇 凡人肅穆如斯:著華服,備 雅樂,奠桂酒,持馨甜之卉, 形貌美好者歌舞不息,翹首等 他們如云朵般朝高天聚攏。 面對來自人間的傾慕,楚神 靜默不動情。被放逐的祭司...
    新星座丨更多的她正在走來(組詩)
    陸佳騰,1995年生于江蘇昆山,現居江蘇昆山。 鐘擺晃了三下 鐘擺在既定的路徑上 游走 讓我想到洄游的鯨魚 這樣盛大的運動 我懷疑行走的必要性 因為鐘擺晃了三下 和昨天并無區別 我同樣懷疑眼前的鐘 另一座鐘可以代替它擺動 但我不懷疑那只 仰...
    新星座丨品園之秋
    李海鵬,1990年生于遼寧沈陽,現居江蘇南京。 Ell’ha perduta la sua beatrice. ——Dante Alighieri:Vita Nuova 冬歌: 貧瘠的柿子樹,此刻誰記得停住 并模仿破產者的口哨,吹響 你曾經...
    新星座丨堤壩下(組詩)
    應詩虔,本名應倩倩,1986年生于浙江余姚,現居浙江余姚。 老 屋 爬山虎瘋長, 是因為寂靜太多? 還是因為無人注目? 它會吃掉這座房子嗎? 吃下每一塊磚瓦, 和消失其中的人。 風的腳步聲, 總是打擾它。 它總覺得有誰要來。 沒有一扇窗玻璃...
    中國新詩百年論壇·圓桌丨“我們的杜甫”:同時代人與“藝術的幽靈”(一)
    召集人: 霍俊明(詩人、批評家,《詩刊》副主編、首都師范大學中國詩歌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 參與嘉賓: 王家新(詩人、翻譯家,中國人民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雷平陽(詩人、散文家,云南省作協副主席) 張執浩(詩人、小說家,《漢詩》主編,...
    譯介丨[波蘭]波希維亞托夫斯卡詩選
    哈麗娜·波希維亞托夫斯卡(Halina Powiatowska,1935—1967),波蘭女詩人。波希維亞托夫斯卡一直在創作風格清晰、憂郁、明亮而暖人的詩歌,然而終其一生,她都生活在心臟病的陰影下。1967年10月在華沙再次接受心...
    觀點丨“詩”“畫”新讀:在文學與藝術間轉場
    “詩”與“畫”的概念發展至今,已然冗長到能夠兼顧抽象與具體:它們既可以是“純詩”與“純藝術”這樣帶有事件性質的特指,也可以指涉更大范圍的文學與美術學(Fine Arts)、文字與圖像;它們既包含理論也包含實踐,并且常在討論中被置于游離在理論...
    百家丨夤夜書(組詩)
    追 憶 赤焰西隕,但并沒有沉落 是夜鳥垂下寬大的羽翼 沿著閃爍的河岸,我飛行 追隨眾蝗之王的巨翅 那些劃過空氣的聲音如鋒刃 破開十二月的堅冰 繁星密布,葦叢低伏 我的胸腔鼓蕩著還鄉的長風 飛過灰瓦的屋舍、無名的墳塋 飛過孩子們小鹿一樣歡騰的...
    百家丨露頭雨(組詩)
    春風吹來 感覺到了春風 我家四條腿的小木凳 木紋潮潤 像沉浸在回憶里 有些發呆 該蕩漾的都在輕輕蕩漾 該搖擺的好像沒有 顧慮地搖擺 門前小園彎腰種菜的妻子 春風把她的白發吹開 春風啊你吹去吹來 吹來吹去你也有無奈 你吹不綠干硬的木橛子 你吹...
    百家丨養螞蟻(組詩)
    帕特農 在帕特農神廟 貓與鴿子和平相處 樹苗從石頭里長了出來 陽光與陰影的流轉是非對抗性的 就如同攪動奶和咖啡 公雞與鐘表在此分享著同一種困惑 腳下,狄奧尼索斯劇場中央 青草依然在演戲 我看到埃斯庫羅斯坐在觀眾席上鼓掌 看到歌隊仍站在石頭上...
    百家丨明月里的歲月(組詩)
    務必沉默 我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表達 一個句子被反復捶打 被貶損 一個詞被分解成零碎的骨頭 我還沒有長出菌斑 我能表達的所剩無幾 沉默是自保 讓這些枯枝、敗葉、干巴的泥土 變得敏感、笨拙 保持長久的沉默 這讓我在喧囂中獲得安寧 讓我保持潔凈 諸...
    百家丨蛇舞(組詩)
    送別白瑪 我們藏匿在鋼筋水泥的叢林中 影子匆忙地行走在白晝和暗夜之間 這一次,讓我們掙脫忙碌的奴役 為送別舉杯 “將進酒。西出陽關的故人 在棠棣叢邊觥籌交錯,不醉不散” 微醉著更盡一杯,酒意在今晚汪洋恣肆 無法成為過去的主人,往昔的遺址開始...
    百家丨核桃(組詩)
    寫好詩的人 有時,一首好詩不一定被寫在紙上 它可能是,由我所知道的 最優秀的詩人完成 你看,一壟壟麥苗在飛快拔節 田埂上,金花菜鮮綠水嫩 沒有什么創作,比這 更叫人充滿希望了 微雨和陽光,是其中閃光的好詞 更美好的句子還在進行之中: 我的穿...
    百家丨檸檬(組詩)
    火 向上!在食物中找到它 樹枝的形狀,饑餓,金黃 松餅還沒有成形,裂開的干果 還沒開口說話 我從來不生食鮮肉或海鮮 植物讓我安心,它疼也不哀叫 是否表明我足夠善良? 在這個難耐的盛夏 灌木和雜草瘋長 窗外,飛馳的火車日夜帶走我 又反復將我拋...
    百家丨書法(組詩)
    毛 筆 好筆 總是將 墨汁當佳釀 即使蘸上一滴 便龍飛鳳舞 便激情飛揚 一管細長毛筆 酷似一位美髯公 在藝術殿堂上粉墨登場 不管橫豎勾點 無論真草隸篆 一旦出手 便贏得喝彩滿堂 毛筆不愛張揚 總是不言不語 默默留香 只將深一腳淺一腳的 足跡...
    百家丨看一場水幕電影(組詩)
    李子壩輕軌穿墻而出 不太領情 那么多相機手機舉過頭頂 那么多人遠道而來 還有偶爾的 驚愕和尖叫 時不時冒出 山城還是山城 霧鎖的日子依舊 輕軌依然行動遲緩 在既定的軌道上 從不越雷池半步 樓宇倒像急切的孕婦 腳手架上蒙著 遮羞的布 戰栗和陣...
    百家丨旁觀者(組詩)
    花 園 工作乏了,我會透過玻璃窗 眺望,目光所及之處 基本被高樓遮擋,似乎連天空也 遮去一半。所謂遼闊 昂頭的一瞬,忽略人間 花園默不作聲,五棵雪松寶塔一樣 還有一些龍爪槐、枸骨、海桐、桂花樹 被修剪整齊的金邊黃楊圍住 植物的世界,適用于裝...
    百家丨黑暗里的蜘蛛(組詩)
    狗 跟著父親 十幾年的狗 死了 死前 叫了整整一夜 這只狗 跟了父親一輩子 臨死前 仿佛 想說點什么 黑暗里的蜘蛛 一只黑蜘蛛 沿著從體內不斷抽出的一截絲 飄飄蕩蕩 它被自己懸掛在 未知的黑暗中 濕濕的絲 不知抽了多久 也不知離開最初抽絲的...
    百家丨蝴蝶(節選)
    1 某種古老的東西正在接近我們 當我們醒來,一群來歷不明的蝴蝶 已集聚在城市一隅。幾乎所有的人 不曾在意,或忽略了它們 而蝴蝶,正在我們的無意識中 登臨人類的舞臺 3 我們跟著蝴蝶飛,也在夢中穿越 蝴蝶只在隱喻,向我們證明靈魂的存在與不朽 ...
    百家丨扁竹根(組詩)
    鳥語花香 王超,一路上 都在講龍田的故事 團堡、衛星、長茅 五里、聯豐、中安、四灣 講羊耳壩水庫、蹇家灣水庫 以及以北屏冠名,卻在 龍田蕩漾的北屏水庫 像是在講倉房的兄弟姊妹 和幾個混得不錯的老表 我始終認為,講故事的高手 不是講得眉飛色舞...
    百家丨擁抱(組詩)
    麥 芒 好多年了 不知道它依然鋒利無比。 當它劃過我三歲小侄女的咽喉時 顯然制造了一個突發事件。 沒想到若干年后 一根小小的麥芒 會讓我們全家束手無策 這是一棵被遺忘在小區花園里的麥穗 它依然有著致命的誘惑。 小侄女嘔吐的樣子讓我心疼 這棵...
    百家丨天池花山(組詩)
    木瀆古鎮 坐在木瀆古鎮 我看見胥江河的水流進九月 河的兩邊有桂花,風自水上來 周圍,群山環抱,它們的骨頭 扎根在泥土里 我看見靈巖山上 康熙、乾隆正立在皇家花園 沒有了皇室的禁錮,他們的長袍如風 在這個涼爽的夜晚,他們的聲音不再壓抑 面容如...
    百家丨初春(組詩)
    晴 朗 蝴蝶飛過菜花。她的翅膀上 是一座天堂 天堂上住著一顆露珠 露珠滾動的光芒里 一個胡子拉碴的北方漢子 自行車后扎著一束糖葫蘆 幾只風車,呼啦啦地轉 如果我的身體從泥土里長出來 也會驚訝自己拔節的速度 雨中的曹植衣冠冢 幾棵白楊樹站在陳...
    百家丨一個人騎馬去余干驛省親(組詩)
    開車去看一條無名小河 無名當然更好,就像面對內斂的陌生人 找到一座限重5t的老橋當然更好 卡車繞道而行,把安靜留給斑鳩的細爪 你到達之前,時間把橋面銹成黑褐色 橋墩再矮些也許更好,春水和苧麻的腥甜 就會反復沖刷眼睛和鼻尖 河水再從容不迫些自...
    百家丨慢(組詩)
    小世界 如果把這座城市看作一個小村 如果把這座城市邊上的長江看作小河 這是完全可行的 萬事萬物都可以成為縮小版 巨大的松樹不是成為盆景了嗎 而人,也是小的 一個人,或一群人,走在街上 街上有煙靄 人的細小,讓其成為煙靄的一部分 我已經習慣了...
    百家丨他說樹知道疼(組詩)
    網住了一陣大風的網 院子里,晾衣的鐵絲上 晾著一張漁網 網展開 無時無刻不在識別經過的東西 包括風 微風在通過,但大風不行 我看見網正與一陣大風在那兒 撕扯,糾纏…… 網,皺成了一團 以為死死把風纏住了 風的勁兒越來越小,漸漸地 不動了 傍...
    舊體新韻丨詩六首
    入游長江即景 絕壁連環峽對天,參差倒影碧波間。 畫圖一卷徐徐展,讀罷清波讀大山。 入西陵峽四溪山 盤桓道路巨峰玄,仰對竹林枝影天。 時見高崖云借足,更從野渡覓聽猿。 秭歸江行之巫山 游船夜渡雨初停,移目遙遙兩岸燈。 夢里行程三百里,枕邊一路...
    舊體新韻丨詩六首*
    西湖行走 湖中有四時,唯只少章臺。 影影復綽綽,不見離人還。 香沉玉琤輕,魚躍秋月白。 夜深知歲短,悵惘但徘徊。 遐 思 長云萬里浸余暉,秋水裊裊作煙飛。 雪在芭蕉①人不識,鹿上柴薪②誰可炊? 大道未必通曲幽,小徑亦可覆喧豗。 南山處處結廬...
    舊體新韻丨詩五首
    雁蕩山 雨煙迷雁蕩,山水兩茫茫。 孤石成雙影,無言入夢鄉。 八月新疆途中 路是一條河,珍珠灑滿坡。 清波搖兩岸,牛馬向天歌。 殘 荷 看似無章卻有章,但憑暮色睹蒼涼。 世間多少興衰事,一葉殘荷寄短長。 黃河謠 波生綠草間,咆哮出深山。 灘...
    舊體新韻丨詩五首*
    登貴陽甲秀樓 水流白玉橋,人上甲秀樓。 文明教化生,功名經書求。 青青柳如絲,彎彎月似鉤。 登臨誰會意?風吹雪滿頭! 重陽登石頭城 石頭城上過重陽,細雨微斜濕征裳。 駐馬三嘆帝都立,解鈴一計古寺藏。 酒入愁腸鄉關遠,菊耀深秋雁陣長。 太平衰...
    舊體新韻丨詩詞五首
    淡 濁水不洗硯,墨梅香無痕。 輕衫身未著,淡聽管弦聲。 春日游綠博園 有園曰綠博,靜坐東郊巷。 游人翩躚至,春風十里香。 薄衫移輕步,淺徑覆郁芳。 滿園深淺色,兀自爭短長。 春·絮 春意搖曳處,楊花輕復微。 朗朗晴空下,盈盈雪漫飛...
    舊體新韻丨詩三首
    春游巢湖 巢湖波萬頃,世代育英雄。 古有周公瑾,今推李克農。 昭忠祠肅穆,雙井洞崢嶸。 極目思千縷,洪濤壯我胸。 東苑蠟梅 疏蔭冷蕊立窗前,縷縷幽香浸案邊。 未與松筠稱摯友,偏同霜雪結良緣。 半湖碧水留芳影,一片丹楓見赧顏。 非是孤山流落客...
    舊體新韻丨詩四首
    寒夜坐書齋不寐 近歲頗悟清靜理,坡仙流年尚自嗟。 輟耕偶棲浣井臺,療饑或成煮字訣? 萬夫癡求海上方,只手直搗天心月。 高呼古人不見我,坐看霜銹重檐間。 野 梅 蘩紅冷香驚歲心,荒徑一時盛囂嘩。 路人折枝合有情,園師爭恩漫自夸。 分潤雨露唯節...
    舊體新韻丨自度曲二首
    芒 種 荷風吹麥芒,燕子翻飛金黃。蛙聲夜夜噪,油蛉低鳴,律動入夢鄉。 雨過夏日長,田野新綠旱秧。梔子朵朵綻,梅子青圓,香溢滿圍墻。 閨 怨 小扇輕搖,格窗花飄,粉底羅綺襯綠袍,凝神屏氣,閨中藏妖嬈。 綠樹環抱,回轉廊橋,槭樹青云迭石高,檐下...
    舊體新韻丨詩二首
    上廬山 匡廬聳立大江邊,牯嶺憑欄看路旋。 霧氣蒙蒙濕鹿洞,陽光燦燦灑湖天。 洋房五老呈奇景,錦繡三疊有雨煙。 旅客心馳何處去,廬山戀影在心田。 火紅戰疫 新冠病毒肆意飛,通途受阻路人稀。 洞庭湖北癘情急,武漢城中警笛吹。 防疫當同驅虎豹,除...
    舊體新韻丨詩三首*
    小花 挫折尋常事,成長路上來。 小花為榜樣,風雨斗中開。 少年聲 讀書萬卷少年聲,大隊平臺賽事贏。 人小亦懷家國夢,復興之路伴吾行。 父母加班 飯余濡墨起思端,父母加班我變單。 獨賞星辰生逸趣,書成作品慰心寬。...
    藝事丨藝事
    蔡震 生于南京,高級記者、高級工藝美術師,中國工藝美術學會會員、江蘇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江蘇省新聞美術家協會副秘書長、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品多次參加各類美展并獲獎,部分作品被海內外收藏機構和個人收藏。策劃和編輯圖書10余部。出版《梧桐樹下—...
    隨筆丨漢詩語境下的新與舊
    2017年見到韓國漢學家宋載邵(止山)先生,聊天中,他問我中國現在寫漢詩的人多不多。能聽明白,他說的“漢詩”指舊詩。字面上,把漢詩與舊詩劃等號,新詩就到了漢詩外面,作為一個寫新詩的人,竊以為這種表述不準確。 國際交流多了,詩作被譯成外語的概...
    詩萃丨外婆菜(外一首)
    兒時在被窩里睜開眼 就會叫聲外婆 這時灶房里飄出的腌菜香 裹著外婆佝僂的身影 如今不敢再喊外婆了 怕一喊,灶房里那排腌菜壇 就會蠕動起來 那些鍋碗瓢盆都會響起來 大頭菜 白蘿卜 豇豆 刀豆 茄子…… 都長出蹣跚的小尖腳 在故鄉的夢中走失 清...
    詩萃丨遠望(外二首)
    山谷寂靜。從悅龍山頂向下望去 有你的窯洞、水庫和村莊 時間疾走如飛,胸中丘壑縱橫 一層層梯田,承受陽光和風雨 掩藏曾經的苦難、絕望、愚鈍和歡欣 所有悲喜,皆隱沒于潰敗的山野 沒有什么,能抵抗自然的吸引 微風輕撫樹木、野花 灰兔穿越草叢。你和...
    詩萃丨心尖之上
    心尖之上 細想一些刀劍如夢的過往 總會響起車轔轔 想到仗劍天涯 耳邊縈繞的蕭蕭班馬鳴 都是劍客的故事 有關那些風卷云涌的江湖段落 心尖之上,總有種沖動 拔劍四顧向何方 歲月,是不歇腳的弓箭、刀槍、煙火 百里馳騁和千里風沙及萬丈深淵 光澤的頭...
    詩萃丨鳥兒為什么不停地叫
    鳥兒們為什么不停地叫? 當它們形只影單時是求偶的 當它們成雙成對時是談情說愛的 當三只母的在一起時是在議論孩子們 當一大群鳥兒在叫時那可真煩人 它們在吵什么? “我建議去吃那邊的麥子,那邊的稻子 可我想吃那邊的谷子,這東西眼下可是少見了 我...
    詩萃丨二月陽光(外二首)
    終會醒來,像一個人 被露水中的事物認領 星星消隱,曠宇還回遠山 先醒于林 我是鳥 再醒于萬物 我是風 伸伸懶腰,打個哈欠 仿佛龐大暗夜掩不住一丁點露水 陽光抵達遠方 我是九頂山尖尖上一束野山茶 退后一米,二月將我用舊 前行三尺,迎一片亮光 ...
    詩萃丨及零與成一(外一首)
    在杜甫那里,如何讓視覺中的黃鸝 和聽覺中的黃鸝 成一。如何分別在視覺中, 聽覺中, 黃鸝和柳樹成一。隔著一千五百年, 奧妙的修辭 如何使杜甫與我成一。 杜甫說出黃鸝,我旋即看見柳樹。 他取流水映照柳樹, 我則脫口而出:黃鸝。 讀杜甫猶如自一...
    詩萃丨賣白蘭花的老婦人
    在東環路與干將路交會的路口 有個賣白蘭花的老婦人 常敏捷地穿行于車輛之間 你聽不到她的吆喝聲 紅燈亮起的時候,她粗糙黝黑的雙手 一邊敲開車窗,一邊捧出嬌嫩潔白的白蘭花 幽香陣陣,將喧囂淹沒 一同淹沒的還有煩躁的身心 長滿色斑的臉上堆滿笑容 ...
    詩萃丨庚子谷雨(外一首)
    站在春天 最后一個風口 吻別 我駐足春花零落 你邁步繽紛 這僅是 瞬間 庚子谷雨 去不留 我,寒冬遺客 你,夏日使者 我們相隔一個季節 春天 黃 昏 黃昏總是剎那 日復一日 記錄山巒莊嚴 江河波光 喟嘆夕陽的人 很少欣賞朝霞 哦,日落之美 ...
    詩萃丨夏日斷章
    呀,搖曳的一支光影! 夏日柔軟的舞蹈 我在傾聽 月亮升起 如一個斷崖 手指觸碰到的時間之膜 突然斷電 夜色中 樹木繃緊肌肉 等待來自春天的舊事物—— 一只飛翔的白鴿 神,每天都在尋找 碎裂之吻 陽光盛入黃金的碗中 空中掛滿顫抖的眼淚 你走進...
    詩萃丨種玉米(外一首)
    父親跨著嫻熟的弓箭步 雙手揮舞著的 卻是落向泥土的鋤頭 鋤頭每刨出一個坑 跟隨父親身后的我 便會往坑里丟下兩粒種子 緊隨一旁的母親 便會從掛在脖子上的籮筐中 抓一把土雜肥蓋向種子 待到前面刨起的那鋤泥土 準確落在后面的土肥與種子上 父親就會...
    詩萃丨一條流浪狗每天都做些什么
    躲避棒槌躲避狗販子 躲避大街上來來往往的車輛 換句話說是逃命保命 找剩飯吃找骨頭吃 找饅頭吃找包子吃和找水喝 換句話說是謀生存 而這兩件事情必須同時進行 我只能說這是一條流浪狗的本能 如果一條流浪狗還能找到另一條流浪狗 結為配偶,交配生子 ...
    詩萃丨四月早晨(外一首)
    鳥先叫,聲音是從水里洗后撈出來的 光亮是擦著花朵的身子來的 所有人的夢接近了尾聲 有些人的已經結束 一個初戀的人醒來對這個世界的感受 和夢是可以對接的 我夢里給你的花朵還長在樹上 我給你的情話還在心里醞釀 我喊一聲早安 要具體就具體到你 說...
    詩萃丨心結(外二首)
    袁河邊,瞥見一尾魚浮在水面 艱難移動著身體。我只顧埋頭趕路 ——母親走后,對于世間 任何奄奄一息的生命,我都不忍直視 懷 念 懷念田塍,牛吃草的歡喜 懷念童年躥入水塘,你折一枝柳條…… 萬物回不到過去,我回不到 三間瓦房,有事沒事,喚你一聲...
    詩萃丨訪焦山
    長天賜予長江的碧玉 砥柱中流,四面波瀾 草,樹,竹,依然年輕 裹藏這小小的山 楚尾吳頭,七十米的海拔 高擎起千載文脈 也可稱絕頂 海不揚波時節 一群朝圣者,涉象山渡口 抵達水云深處 繞過定慧寺,未進別峰庵 不尋三詔洞的神跡 在碑林,在雕刻的...
    詩萃丨鹿王爭霸
    請不要用愛情解釋一切 鹿角挑起的 是一個哲學命題 力量的界碑 把弱者的夢碰得粉碎 曾幾何時,總有一頭公鹿在每一個春季勝出 而這個物種,卻幾乎滅絕 保護區來了,強者的氣味 才讓一個種群,開始與時光賽跑...
    詩萃丨秋之落日(外一首)
    最先想到的是駱駝和波浪的曲線之美。 有一顆詞語的月亮 它在一首詩的大海里 升起,變得豐盈。 令人艷羨的是 蝸牛的一間可移動的“房車” 袋鼠隨身攜帶的一個環保的福袋。 隱于世的螞蚱, 它有與草色近似的膚色。 秋天,落日是儲存于內心倉庫的一顆大...
    詩萃丨雨衣(外一首)
    父親死后,他的一件雨衣還筆直地 掛在客廳的墻上 現在,墻上出現了人的痕跡 客人們來了,都好奇地朝著 這件雨衣看著 眨眨眼,笑笑,也不說什么 有一天,我想將這件雨衣取下來 折疊好放進儲藏室里 母親說,就掛在那兒,這家伙喜歡熱鬧 很多年過去了,...
    詩萃丨有根的人(外一首)
    一盆,兩盆,三盆……香蔥五盆 用花盆種。在院子 在這塊彈丸之地。紅土來自老家 去世的爺爺種過的自留地。種子優良 蓄積母親的喃喃自語。紅土和種子 被高速公路脫了胎換了骨 滿目蔥綠的院子,長久以來實現了 有莊稼的地方就是田野,就是村莊 這個能移...
    詩萃丨諺語(外一首)
    雪骨頭 聽見雪的筋骨 在老屋后山宅下 總想著,如果遇見陽光 這些厚厚嫩嫩的雪 會以什么方式從韭菜坪的高度抽身 然后又從潔白處 躬身入局 諺 語 說吧,什么是你最土最土的名字 是我喜歡喊出的那個諺語嗎 水潺潺的 “黔西大方一枝花” 醉美醉美的...
    詩萃丨犧牲
    悲傷是一陣子的事 笑是一輩子的事 潛到海溝 突然發現氧氣還充足 和鯨魚成了朋友 鯨也孤獨 我成了它的母親 我比它堅強 我會結識另外一條鯨魚 也把它當作孩子 龐大的鯨是海洋生物 我不僅到達海洋 也到達森林 我擁抱陽光下的小鳥 它的父母倒在獵人...
    詩萃丨花千谷(外一首)
    紫藤與芙蓉下,你說春天的跡象,有些像剛出子宮的小路 怎能忍心踩上去 該唱首什么歌了,油菜花是黃色的妖,就讓黃色的妖姬 與生性善良的狐仙一起學些什么 我們就唱,有一種分別是重逢 那一天,我們面臨美好的風景,想到合影 想到挽手 想到說一句帶有花...
    詩萃丨疼的位置(外一首)
    以前失戀或者失去某個人 身體會疼 有時是心 有時是胸口 有時是眼睛 現在回憶起那些人或事 身體不會再有感覺了 只有拼命去想的時候 腦殼會疼一點 鳴 謝 與朋友高鐵站分別 突然想起 這些年他對我的幫助 我繞開圍欄 沖著他的背影 扯了兩嗓子 但...
    詩萃丨放蜂人(外二首)
    你帶來的花事與春天如出一轍 蜂群安放在山灣里 陽光穿過竹林與灌木叢 飛翔的路徑,芳香和甜蜜 每天要往返數十次…… 鵝黃的網格:木質蜂箱落在山腳 總有路過的老人和孩子駐足觀看 蜂事的秘密,在臉上灰白的網罩 和手中帶鋒刃的鐵鏟 蠟味和甜味,隨嚶...
    詩萃丨觀電影《海邊的曼徹斯特》
    水能做的事情 火仿佛也能 比如火澆滅火 那個叫李的男人 就被曼徹斯特的一場大火 澆滅了一生熱氣 他一鍬一鍬鏟雪 曼徹斯特的雪啊 總也鏟不完 就像 曼徹斯特的水管 總是滴漏 冰涼...
    相關雜志
    訂閱全年
    揚子江
    訂閱全年后,您可享受以下權益
    ①該本雜志即日起至未來1年內所有更新電子版雜志的使用權限;
    ②贈送該雜志的所有往期的雜志的使用權限,有效期1年。

    全年訂購價格: ¥54.00

    登錄龍源期刊網

    溫馨提示:

    1.點擊網站右上角的“充值”按鈕可以為您的賬號充值

    2.充值金額可以選擇30,50,100或500元

    3.充值成功后即可購買網站上的任意雜志或文章

    還沒有龍源賬戶? 立即注冊

    購買雜志

    揚子江

    雜志價格:¥9.00元

    • 微信掃碼支付
    • 當前余額:100.00

    購買雜志

    揚子江

    雜志價格:¥9.00元

    • 微信掃碼支付
    • 當前余額:¥100.00

      去充值
    monitor
    未满十八18周岁禁止免费